271 心灵感应

作品:《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

????高原目光坚定的看着吴速说,“就因为亲眼见过他们犯了毒瘾时候的样子,我才发誓一定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减少毒品对人类的危害!”

????“就他妈你高尚!”吴速站起来朝着高原的腹部狠狠的给了一脚,高原没有躲,完全承受了这带着的吴速所有的怒意的一脚。

????逞英雄,气人不!?

????“为什么不躲?”吴速又推了高原一把,看着他脸色痛苦的捂着腹部踉跄后退,他冷笑着说,“你已经不是我的兄弟,而是一句话就能分分钟带我进监狱的民众的大功臣!所以你干嘛不躲?你应该躲开啊!然后不服气的和我打一架!这几年跟着我,你一定觉得特别埋没你这个人才吧?”

????高原摇头,“你知道为什么所有库房里的毒品一夜之间都没有了吗?”他缓缓的直起身,在吴速疑惑的目光下直视着吴速的眼睛沉声说,“是我销毁的。只要搜不到毒品,就没办法定你倒卖毒品的罪。”

????吴速的眼睛眯起,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冷笑,“你卧薪尝胆这么长时间,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放我一马!抓住我这条大鱼的话,你的奖金会特别高吧?又能拿钱又能当英雄,你这一招太妙了!你是不是还想从我的身上找出点儿其他突破?今天你过来就是找我套话来了吧?我警告你,做人不要太贪心了!见好就收吧!”

????高原眸光磊落的回视着吴速说,“曹三已经被抓了,他为了给自己减刑,把他知道的上线下线都给供出来了。速哥,我要真的想让你一辈子蹲在牢里出不来,我有的是办法留住证据。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吴速眼睛危险的一眯,步步逼近,垂眸盯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高原。

????“我的意思是,”高原顿了顿之后沉声开口,“坦白从宽,把义安楼那片平房的事情一并交代清楚,那里的东西不是你弄来的,都是当初你大伯从外面搞来的,只要你坦白一切,事情或许还没有那么严重,今晚你好好想想,明天我会再来,到时候听你的答复。”

????......

????第二日,凌晨,天没亮,羽念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。

????她睁开眼睛,冷潇汉已经先她一步开了床头的灯。

????电话是卫琳打来的,羽念一接,就听卫琳的声音中带着哭腔,“怎么办啊羽念?乐乐她出血了!我刚刚听见有人敲我的门,我出来一看,乐乐就趴在我房间的门外,下面都是血,现在人已经晕过去了!”

????“叫救护车了吗?”

????“叫了!念念我好怕啊!乐乐的脸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,我好怕她......怕她......”

????“不会的!你先别慌,我们马上就到。”

????上了救护车,这一路上,沈乐乐一直没有睁开眼睛,到了医院就被推进了抢救室。

????医生看着显示屏显示出来的数据摇头叹气,“再这样下去人就不行了,现在应该立即终止妊娠,不行,不能再耗下去了,马上准备手术。”

????几分钟后沈乐乐被抬上了手术台,术前准备已经就绪,麻醉师也已经到场了,忽听外面有人大声喊,“乐乐姐,不能啊!你不能不要孩子啊!这孩子来之不易,你一定要留住孩子啊!唔唔唔......”

????麻醉师刚要扎针,他听见外面的动静时动作一顿,直起身问医生,“外面什么情况?没让家属签字吗?”

????医生扭头对一脸懵逼的护士挑眼,“出去看看。”

????“嗯。”护士跑出来左右看了看,外面除了有两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在等之外,没有发现能发出刚刚那怪声的人。

????羽念见护士在抢救室的门口张望,她立即迎上去问她,“请问,沈乐乐怎么样了?需要手术吗?有没有生命危险?”

????护士摇头,“医生一定会竭尽全力的,这个你们放心。对了,你听见刚刚外面有人大喊大叫吗?”

????羽念咬了下唇,眉心轻微的蹙起,“没有。”

????“没有啊?”护士又不放心的向两侧看了看,确实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,“那好,假如发现什么人在这儿大喊大叫,麻烦你们叫他走远一点,病人现在可能需要手术,请保持安静,不要大吵大闹影响到医生的注意力。”

????“好的,一定。”

????看着护士回去后,羽念转身快步走向转角处,冷潇汉慵懒的靠着墙站着,嘴里叼着一支烟正吸着,他旁边地上坐着一人,被绑了手脚,口中塞了东西不能出声,看到羽念时,他冲她可怜兮兮的眨眼睛。

????羽念站在那人的面前轻声说,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我们其实都希望乐乐能保住孩子,能够母子平安,但是刚刚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了,这种时候,我们应该听医生的,我相信医生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是绝对不会做出拿掉孩子这样的决定的,因为那毕竟也是一条小生命,今天别说是你了,就算是吴速在这儿,他也一定会相信医生的判断,先保住大人。”

????章程虽然眼中显露出痛楚的神情,可还是慢慢的点了头,刚才接到卫琳的电话说沈乐乐见了红,他就一时慌乱跑到这儿瞎闹来了,他当时只是在想,表哥在静城那边已经出事了,他不想他唯一的孩子也有什么闪失。可世事就是这样,不好的事情总是一件接着一件。

????冷潇汉见他目光平静了下来,就给他松了绑,章程站了起来,他面对着墙,闭着眼睛额头用力的往墙面上砸,低声恼恨的说,“都是我没用,我废物,表哥让我照看好乐乐姐,现在她......唉......”

????“把你眼里那没出息的泪给我憋回去!”冷潇汉推了章程一把,“你哭什么?我妹妹还没死呢!你这是咒她呢?”

????章程被推的晃了晃,听了冷潇汉的话后,章程抬手摸了把眼泪深吸一口气转头对他说,“潇汉哥你说的对。乐乐姐一定会没事的!我表哥喜欢的人,一定是最勇敢的!”

????“德行!少在这儿拐着弯的夸吴速!他那儿还自身难保呢!”

????“......”

????护士跑回去之后发现手术还没有开始,她走到医生身边小声说,“外面一切正常,什么时候手术啊?麻醉还没打吗?”

????医生的眼睛盯着显示器,她“咦”了一声,看了眼躺在手术台上的沈乐乐,又转头对护士说,“病人的情况正在稳步好转,暂时取消手术,先保守治疗。”

????沈乐乐随后住进了监护室,情况稍微稳定了一些,医生暂时不让进去探望,章程自告奋勇的留下,其他人都回去了。

????羽念要去静城,冷潇汉开车送她去机场,路上他们围绕着沈乐乐和吴速的事情聊了几句。

????“潇汉,你说,乐乐忽然出血,是不是知道了吴速在静城的事情?担心过度所以才出现了这种危险的情况。”

????“应该不会。新闻上没有报道,也没有人和她提起过他的事情,她不应该知道。”

????“唉,你说这是不是心灵感应?要真的是那样的话,乐乐也不是像她自己认为的那样对吴速没感觉。或许她嘴上不承认,但在她的心里,已经有了吴速的位置。”

????“心灵感应?”冷潇汉的表情一下子就微妙了起来,“那当年你去国外的时候,有没有感应到我被你气到抑郁症差点儿犯了?我每晚都睡不着觉,想要睡觉就必须服用超剂量的安眠药。”

????“!”羽念闭上眼睛装睡,心里酸涩的很,心疼他的同时,又叫苦连连,她何尝不是每时每刻都承受着巨大的煎熬,不能让自己闲下来,一闲下来她就会想他,想到心尖儿都跟着颤抖。

????她拼命给自己找事情做,不让自己的大脑有时间去想他。要不然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完了全部的课程?后来有了小辞,照顾小辞占用了她很大一部分时间,慢慢的,她想念他的心思转移到了照顾儿子身上,有了一个寄托。

????冷潇汉扭头看了装睡的她一眼,勾唇轻叹,“装模作样!”

????上飞机之前,他帮她整理着些微有些凌乱的长发,站在她面前温声的嘱咐,“到了静城,替我跟咱妈问好,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????“知道了。”

????“我和儿子会想你的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“早点儿回来。”

????“哦。”

????“和我多说几个字会死是吗?!”冷潇汉捏着她的脸蛋生气的问她。

????羽念翻了个大白眼,挥开他的手哭笑不得的说,“我滴哥!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我也会处处小心的,你放心好了!来来回回这几个问题,这一路上你说多少遍了?不说了,该登机了。”

????“臭丫头。”冷潇汉攥住她的手不松手,“你嫌我啰嗦是不是?”

????羽念踮起脚尖在冷潇汉的脸颊印上一个吻,如此,他总算是展露了一个笑容,可眉间还是淡淡的鼓起了一个小鼓。

????“你看你,怎么明明笑着,眉心的疙瘩还是解不开?”她伸手抚平了他眉间的小鼓,走之前,冷潇汉不舍的抱了她一会儿,等不得不放开她时,他才用唇重重的压了压她的唇瓣,不舍的说,“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