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教师风月日记(38)

作品:《女教师风月日记

????女教师风月日记·第三十八章·念诗与性爱

????2019-10-30

????此时,我一改刚才的失神和迷糊,变得神清气爽,满身畅快,颇有种“春风得意肥臀急,一晚吃尽大鸡吧”的激情豪迈与意气风发,再看视频里顾曼那“郎君求不得,低吟骚水流”的孤寂难耐,当真是“人鬼殊途”,一在天堂,一落地狱。

????此情此景更激发了我的报复玩弄之心,瞥眼间,目光刚好扫到顾曼丢在茶几上的那本《千秋一寸心》,于是,我心思转动,一边耸动骚臀,一边对顾漫说道:“曼姐姐,不知怎么,我现在特别想听宋代词人晏几道的那首《临江仙.斗草阶前初见》,你念给我听好不好?刚好那本书上有呢,你快找出来。”

????顾曼依依不舍的从胯下抽出双手,刚要去翻书,却见自己十个指头上全都淫液黏连、晶莹欲滴,顿时羞愧无地,赶忙抽出纸巾来擦拭,足足用了七片才擦干净,然后就开始翻找目录,找我说的那首词,像个着急做作业的小学生,我看得有趣,故意又提高音调,放肆浪叫起来:“哦哦……啊啊……科长,你的……好大……好胀……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曼姐,你……快点啊!”

????她被我催促得更加慌乱,双手抖得十分厉害,指尖滑动书页,发出急促零乱的“嚓嚓”声,好容易翻到了,她望着镜头,低声道:“之贻,我找见了。”

????我主动拉起徐科长的双手放到了丰乳上,一边揉搓,一边笑道:“找……找见了,就念给我听啊!声音好听些。”

????她缓缓坐直身子,又清了清嗓子,双手捧起书刚要读,我急忙阻止道:“不对啊,曼姐,我是让你念诗,可也没说让你停止自慰啊,左手手淫,右手拿书,该不难吧。”

????顾曼气窘得脸都紫了,斜瞪着我,又是顿足又是晃肩,倒是有几分少女娇嗔的模样,我对着她伸了伸舌头,然后眉毛上挑,努努嘴,示意她快些,边说边还炫耀似的挺胸摇臀,浪劲儿十足。顾曼气鼓鼓的,只得再次斜倚在沙发扶手上,将裙摆垫在臀下,右手艰难的扶住打开的书本,左手小心翼翼地捂着蜜穴,整个身子都是僵住的,仔细一望,竟然只有那深黄色的肛门在快速的收缩吞吐着,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。然后她操着略显颤抖的嗓音,柔声念了起来:“斗草阶前初见,穿针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”

????原来她正念着呢,由于左手不太灵活,中指没控制好力度,按阴蒂按重了。我把肉臀稍稍提起来,肉蕊只包裹住龟头,让又一次猛然袭来的淫液慢慢渗出来,趁着这个间隙,我目睹到顾曼的狼狈样子,不由得讥笑道:“哎呦,曼姐,你念得不对啊,‘斗草阶前初见,穿针楼啊啊啊’,晏几道是这么写得么?好像也不合诗词韵律哦。重新来,你要是再这么乱念,我可让你读杜甫的《丹青饮赠曹将军霸》啦,那个更长更难念,嘿嘿。”

????我刚说完,顾曼和徐科长就同时目光紧锁,紧盯住我,从他们复杂各异的眼神里,我分明读出了同一个结论:“一个性欲旺盛、风骚性感又才华横溢、爱捉弄人、手里还掌握好多秘密和把柄的教师少妇,实在太可怕了!”

????我嫣然一笑,傲娇的甩了甩头发,见蜜穴里的玉液流得差不多了,肥臀像挂挡似的左右一摇,然后骚洞便开足马力,“啪”的一声,飞速撞向肉棒根部,汹涌澎湃的臀浪和被冲击而起的睾丸在半空中激荡碰撞,我和徐科长同时发出畅爽的嚎叫,“啊……啊”、“哦……哦”,淫声未落,便又响起了顾曼的娇音诵读:“斗草阶前初见,穿针楼上曾逢……”

????三种声音混合交融,拉近了彼此的距离,慢慢地,我们仨仿佛形成了难得的默契,就像是组成了一个乐队,徐科长是高亢激昂的架子鼓,我化身成了悠扬清脆的小提琴,而顾曼则是清幽婉转的长萧,静夜听来,每一个音符都无比的摄人心魂,“哦……啊……之贻,在快点……操……操”、“啊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大肉棒……科长……现在是……是我操你……哈哈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”、“罗裙香露玉钗风。靓妆眉沁绿,羞脸粉生红。”

????我只觉自己意识越来越模糊,浑身燥热难当,湿润的肉鲍被摩擦的隐隐发疼,颜色早已由淡粉变成暗红,犹如一块被炙烤到极致的烙铁,我仿佛看到下体窜起一阵云雾和白气,那自然是淫水被热唇烤干,蒸腾而出的水气,再这样下去,我感觉整个身体都要被烤化消融了。

????\u5730\u5740\u767c\u5e03\u9801\uff14\uff26\uff14\uff26\uff14\uff26\uff0c\uff23\uff10\uff2d

????徐科长也是逐渐兽性暴涨,眼睛圆睁,眼珠暴突,似要冒出火来,浑身肌肉虬结,闪着红紫色的亮光,就在我又一次肥臀狠狠落下之后,他突然双手将我从背后搂住,让胸肌死死贴住丰乳,压得我差点喘不过气来,由于身体前倾,咬着大肉棒的骚穴此时只能包裹一半,徐科长膝盖微微弯起,大腿崩得紧紧地,腰胯灌满蛮力,然后就开始挺动黑粗的鸡巴,由下而上,斜刺里四十五度,狂野的操弄起来,虽然是他在下面,可是我瞬间觉得那肉棒的凶猛程度丝毫不亚于刚才的后入式,此时我娇躯被缚,只得任由宰割,“噗呲噗呲”之声已然盖过我们的淫叫,迷迷糊糊之中,顾曼那柔媚的朗读声隐约传来:“酒醒长恨<img src&“toimgdatajg&“ >屏空。相寻梦里路,飞雨落花……”最后一个“空”字还未出口,我就觉得阴道里面像是气球爆炸了一般,一股灼人的气息瞬间涌遍全身,千万每一处毛孔都仿佛有千万只虫蚁在啃噬,酥、麻、痒这三种感觉强烈无比的在体内流窜涌动,高潮就这么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,摧毁了我最后一丝清醒,也摧毁了小腹上最后一丝力气,阴道内壁蓦然一松,那股酝酿已久的热流犹如猛虎下山,骨碌碌倾泻而出,本来还未射精的徐科长被这滚烫的阴精一冲,马上龟头猛抖,大肉棒疯狂的颤了两下后,精液犹如机抢一般激射而出,打得我肉壁生疼,还没等徐科把鸡巴抽出去,两股热流就混合在一起,顺着淫穴下端涔涔滴落,我无力地趴在他身上,娇喘连连,身子每隔两秒钟就抖一下,高潮后的淫爽迟迟没退,我沉浸其中,犹如凛冽寒冬里置身暖炉旁,喝着温酒,四肢百骸无不舒畅柔适。徐科长也是沉醉其中,眯着眼,双手在我后背慢慢抚摸摩挲着,肉棒早都软下来了,他却还是偶尔鼓挺小腹,让肉棒在湿滑的肉洞里蠕动,像是个水蛭,只不过它吸的不是血,而是我的淫液。

????最后还是我先从美梦中苏醒,媚笑道:“科长,可以了吧?‘治疗’都结束了,你还赖在医生的‘设备’里,成何体统?”

????徐科长这才睁开眼睛,吻了吻我的脸蛋,然后一侧身,将我轻轻放到床上,虽然我俩已经分开身体,但是依然有一小股乳白色的混合液粘连在马眼和阴唇之间,晶莹光亮,好似一条名贵的银项链,我们对视一眼,同时会心的笑了,彼此小心翼翼的相对侧躺,久久不忍将其抹断。望着床单和阴毛上遗留

????着的大滩精液,我不由得暗自心惊:“这哪是人啊,简直就是种马,也不知下面的避孕环能不能挡住……”

????我正出神呢,突觉肉穴一痒,紧跟着身子猛地哆嗦着,我急忙回过伸,才发现是徐科长正用纸巾帮我清理下体呢,不由得脸上一红,腻声嘟囔道:“哎,下次还是戴套吧,不然喷得哪都是,还要让科长您亲自清理,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????徐科长急道:“别,别啊,之贻,我不怕麻烦,让我擦一辈子都行。”

????我嘿嘿娇笑着,一转头,发现视频那边的顾曼已经坐起身,双手夹在两腿之间,又搓又摸,想要尽情的手淫好让积攒了半天的肉欲发泄出来,可是又碍于我俩在旁,羞于放肆,一幅扭扭捏捏的难过模样,眉梢眼角却又满是藏不住的春意,就这么进退两难的痴坐着,两眼空洞的盯着镜头,活脱脱一个寂寞难耐、春情难遣的深闺少妇。

????我把徐科长叫到视频前,俩人一起盘腿坐好,我轻倚在徐科肩头,做出亲昵的样子,对着镜头说道:“曼姐,我俩都高潮过了,却把你晾到一边,心里好生过意不去呢,这会儿不让你念诗了,专心发泄下吧,我们陪着你。”

????说着我从床头拿过一个橘子,剥完皮,一瓣瓣的掰下来,自己先吃一个,然后再喂徐科一个,特别像一对儿深夜相拥看a片的夫妻,悠闲放松,亲密幸福,顾曼被刺激得有些羞急,拿起手机说道:“我……我不用的,既然你们弄完了,可以关掉视频了吧。”

????我咽下一瓣橘子,调皮的摇摇头反驳道:“不,不,你需要的,曼姐,这会儿也没有外人,别憋着啦,我们也很想看呢,不然我让科长在你上班的时候塞上一根比他胯下那根还粗的东西,到那时候,你可就被动啦!”

????徐科长笑着附和道:“嗯嗯,这个主意不错,要不然咱明天试试?”

????我连连拍手,兴奋地回道:“好呀,就用那天曼曼姐已经适用过的那根,我去拿出来,明早到单位了你帮曼姐装上。”

????说完便作势要去取,刚转过身,便听到顾曼急促的劝阻声:“等一下,之贻,我……我弄就是啦!”

????我嘻嘻一笑,回身又坐好,只见顾曼委屈的岔开腿,伸出右手开始抚摸自己,但是幅度很小,手指也总是躲避着关键部位,我看得着急,等不及催促道:“曼姐,你这么心不在焉的,十二点也高潮不了啊,加大力度,来,我也给你念首诗歌助助兴,嗯……就背那个《长恨歌》,如果在我背完之前你还没高潮,明天,就只能让你戴着假肉棒上班啦。预备,开始!”

????我跟本不给她辩驳的机会,也是清了清嗓子用上课教学时的语气,流畅地背了开来:“汉皇重色思倾国,御宇多年求不得。杨家有女初长成……”顾曼满脸羞窘,泪花已经在眼角打转了,却又无可奈克,只得加快手指的拨弄速度,并且将中指和食指插进蜜洞抽送着,明显可以看出来她手法略显稚嫩,平时一定自慰的不多,我不禁暗想:“也对,谁像我似的,手淫都快成家常便饭了,再说了,她长期有徐科陪伴满足,哪里需要寂寞的自慰……”

????想着想着心中的妒意再次燃烧,我一改舒缓的背诵节奏,突然加快语速:“天生丽质难自弃,一朝选在君王侧。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……”从这几句开始,简直如同相声贯口一般,嘚嘚啵啵,咔咔嚓嚓,嘴唇电风扇似的呼呼飞转,把顾曼吓得花容失色,两只手不由得跟着我的节奏胡乱揉搓,反而更没了重点,左手小指的长指甲还差点将大腿根抓破,嘴里的“啊啊……嗯嗯”声反倒更像是急叫痛吟,没有一丝的舒爽和柔媚,我连着背了十几句之后,又忽地恢复了平缓的节奏,就这样时快时慢,不可捉摸,转眼间就已背到了“含情凝睇谢君王,一别音容两渺茫。昭阳殿里恩爱绝,蓬莱宫中日月长……”

????我稍作停顿提醒着顾曼:“曼姐,要加油喽,还有十几句就念完啦!”

????顾曼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大,双腿来回乱扭,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,估计快达到巅峰了,手指搅拌骚穴时已经能发出清脆尖锐的“咻咻啪啪”声了,蓦地里就在我念出那句“七月七日长生殿……”的时候,顾曼忽然全身僵硬,只剩下右手中指在阴道里狂插不止,就在眼看着便要欲望飞升、直达极乐之际,视频里突然想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“砰砰砰砰”,紧接着是一串男人的呼喊:“曼曼,我忘带钥匙啦,快给我开门!”,声音本来不是太响,可是在这样一个千钧一发、“惊险万分”的敏感时刻,当真犹如晴天霹雳,将我们三个人从肉欲中拉回现实,一个个全都大惊失色,冷汗直流,尤其是顾曼,脸色早已吓得苍白,“噌”的就从沙发上跳起来,极其狼狈的拉好裙子,快速整理零乱的头发,然后一把抓过手机,将视频关掉,之后的画面便再也看不见了。